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浙江画报》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徐凌:只做自己喜欢的青瓷
徐凌:只做自己喜欢的青瓷_杂志文章
徐凌:只做自己喜欢的青瓷
发布时间:2017-10-18浏览次数:5返回列表

文 | 施文 图 | 王宁

很多时候,人们聊起他,还是会习惯性地先说上一句,那是徐朝兴大师的儿子。不可否认,徐凌初涉青瓷,着实与父亲有着密切的关系。

然而,父亲那太过耀眼的光环却并没有过多地扰乱徐凌的视线,相反,在徐凌身上,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瓷二代的个性和创新精神。

继承者之路

如果非要将徐凌现在的成就和小时候的耳濡目染扯上关系,那么在他的记忆里,每逢暑假就在家看爸爸做瓷算是一个常规的娱乐项目。

更多的时间里,徐凌还是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来。他喜欢画画,1993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浙江省二轻工业设计学校)后就进了一家外资企业做设计,办公室有空调,单位有食堂,一个月的工资超过1000 元,还用上了当时非常时尚的信用卡。

而在那时的龙泉,已经身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父亲徐朝兴,正在濒临破产的国营青瓷研究所工作,厂里已经连一个月600 元的工资都发不出了。

到了1996 年,徐朝兴决定自己搞一间小作坊。

趁着这机会,他与儿子有了一段交流。出乎意料,徐凌主动表示要辞职回来帮忙。

时至今日,徐朝兴谈起儿子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回到龙泉从事制瓷行业,还显得十分感动和开心。身为父亲,他感动的是儿子有自己明确的人生志向,他开心的是儿子能对父母孝顺、知心。作为身怀绝技的青瓷大师,徐朝兴最希望的是能有个对自己的技术和抱负继往开来的传承人。

倒是徐凌的妈妈十分反对,陪伴着徐朝兴一路走来,她最明白做瓷的辛苦,更何况在当时看来,哪有从大城市回到龙泉这种小地方的道理。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徐凌给父母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说:“我希望能把父亲的制瓷技术继承下来,和父亲一样,把心寄托在青瓷上。”

小将显锋芒

在说服了妈妈之后,徐凌辞职回家。大家都说,这是儿子要继承父亲的衣钵,把青瓷发扬光大了。

事实上,徐凌并没有想得那么多,对于传承青瓷技艺只是处于一种朦胧的意识,对青瓷的未来心里也没有底。徐凌最朴素的想法就是,让痴迷于青瓷的爸爸开心,让劳累于瓷窑的妈妈省心。

接下去的六年,徐凌成了一个标准的小学徒,一肩承担了挑土、淘洗、注浆、灌浆等所有的体力活,认认真真地从最基础的拉坯开始干起。

他说,所谓的大家,就是把专业的事情做到最好。

这其实只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从不会到会,就看你的量能不能达到,拉完了五吨的泥巴,制瓷拉坯技艺不可能不精湛。

当然,也必须先有了技术,才能有新的创作。

在徐朝兴看来,儿子的悟性很高,和自己年轻时很像。

而且徐凌又有美术基础,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很快就到来了。

2002 年,徐凌的作品《秋韵》获第七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一等奖,并被收藏于北京中南海紫光阁。2003 年,他的作品《夕阳》获第一届中国陶瓷艺术展金奖;《旋》获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日·月》获“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海的呼吸》获第九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金奖以及第三届“大地奖”陶瓷作品评比金奖……

2006 年,33 周岁的他被评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师。2011 年,被评为“浙江省中青年十大名师”。

做瓷二十年

在传统的龙泉青瓷手艺人看来,青瓷是一门技艺,是几千年流传下来不变的经典,它的出品必然是细致、光滑的,讲究工整和精美程度。比如徐朝兴。

而在徐凌看来,青瓷是一种材料,可以随心所欲地去畅想,心之所想,就是作品之所成。至于美不美,每个人的欣赏标准并不相同。

至此,徐家父子的差异开始显现,父亲尊奉正统的青瓷艺术,要把传统手艺保留下来,儿子却更喜欢创新。父子俩有时还会因为理念的差别而发生矛盾。

徐凌说,许多传统意义上的[来自wwW.lw5u.cOM]青瓷作品,其实换成别的材料也可以做,比如木头、铁、石头,而他的作品,只能用瓷泥才能做。当瓷泥还在湿软的阶段,他就根据自己的想法揉捏出各种纹路和形态,当瓷泥变硬之后就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而这一特性用于其他任何一种材料都不能做到,这就是徐凌特色。

“我这么做出来的作品会显得比较粗,比较拙,但我觉得是一种朴素、自然的美。”

早在2002 年,徐凌在一组名为《发现》的青瓷作品中,就已经初步展现了他的个人特色。一组四件作品,粗犷却凌厉地再现了青瓷发掘过程。美丽的青瓷,以破碎的残缺形态,镶嵌在泥做的石头中。当年在第七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中获得了三等奖。对于这件作品,父亲徐朝兴给出的评价是:“技法很简单,想法很不一般,创意很高明。”

成为一个手艺人始终是简单的。但是要成为一个有思想的手艺人,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

徐凌无数次在父辈的圈子里听到这样的说法,老的就是经典,要复原两宋时期的传统青瓷。而他始终认为,只要专心做好现代瓷,放到百年之后,说不定也就是经典,就是传统。

如今,徐朝兴也早已坦然地接受了“徐凌的风格和我不相同”,这正是后生可畏之处,也许是龙泉青瓷明天的希望。

抛却功利心

如今,徐凌已被称为“浙江中青年陶瓷代表人”,和他父亲一样,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称为徐大师。这在他听起来很不自然。他说,大师,只是一种虚名。生活中,我们都很普通。

徐凌更愿意把青瓷看作是一门手艺、一个职业、一种生活方式。工作之外,仍然有家庭要照顾,有儿子承欢膝下,有朋友圈的各种娱乐活动,热爱旅游和美食。

偏偏是这样的心态,让艺术变得轻松,也只有抛却了浮躁和功利,才能真正做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2003 年11 月,徐凌前往日本福冈熊本县参与了为期一年的文化交流,体验当地的陶瓷技艺和文化。这一段经历对他影响颇深,也使他有了如今这般云淡风轻的心态。

这一年,他没有朋友、没有交际,也没有多少娱乐。

当年手机拿到国外是没有多少用处的,最多只能换上当地的电话卡打打电话,工作之外有大把的时间能够静下心来思考。

在那里,他每天接触着陶艺爱好者,重复完成从泥坯制作到烧窑的过程,闲暇的时候就在海边散散步。不能说当时就对徐凌的创作有了多少的影响,但是显然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现在,在徐凌的作品中,可以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个性的作品,正如他所说,“我做的,就是我喜欢的东西,我不迎合大众,也不迎合小众。有人喜欢更好,没人喜欢也没关系。”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他能够很单纯地去做一件事情,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也往往是这样,才有机会成功。

您对《徐凌:只做自己喜欢的青瓷》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