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文史博览(理论)》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从教育视角浅谈近代湘乡人才崛起的原因
从教育视角浅谈近代湘乡人才崛起的原因_杂志文章
从教育视角浅谈近代湘乡人才崛起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7-11-23浏览次数:1600返回列表

沈倩

[摘要]在中国近代史上,湘乡人才辈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本文从教育视角探讨湘乡人才崛起的原因,通过举实例和数据统计,说明正是近代湘乡教育的成功,促进湘乡人才的崛起。

[关键词]教育;湘乡;人才

中图分类号:K90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653(2011)09-0016-03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说:“清季以来,湘乡人才辈出,功业之盛,举世无出其右。”① 湘乡,地处湖南中部,北接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沙,东邻文化渊源深厚的湘潭,西邻宝庆,南接衡阳,是湖南的一个交通要地,也是一个文化交流活跃的中心地带。在湖南近代史上,湘乡人才辈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中国历代人物辞典》统计,湖南近代杰出人物有150人。按县籍来说,长沙有24 人,居其一;湘乡有20 人,居其二。陶用舒先生对近代湖南人才作过统计,湘乡籍人才有144 人,占总数的12.85%,位居全省第二。至于清末的湘军,更是形成了一个以湘乡人为中心的政治权力集团。据罗尔纲《湘军兵治》②统计,湘军要员官至督抚者达27 人;其中,总督14 人,巡抚13人;至于州县一级的官吏,则不可胜数。种种数据表明:近代湘乡人才辈出。此非夸大其词,而是真实写照。

究其原因,可以从多个方面进行探讨。政治上,清代后期,政治日益腐败,官吏贪污,促使知识界面对现实、研究现实,以便革旧图新,强国富民。同时,促使人们奋发图强,迅速成长,走向经世致用的道路。经济上,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受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影响,传统落后的封建小农经济相形见绌,自然经济日益瓦解。洋务运动促使一批民用工业应运而生。文化上,湘乡也处于湖湘文化的氛围之中,受其熏陶,知识界更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和强大的精神力量。本文将从教育方面探讨湘乡人才崛起的原因。

教育,是人类特有的活动,是有意识地以影响人的身心发展为直接目标的社会活动。而学校教育则是由专职人员和专门机构承担的、按照一定的社会要求向受教育者的身心施加有目的、有系统、有计划、有组织的影响,使受教育者在知识技能、思想品德、智力、体力诸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一定社会阶级所需要的人的活动。正如荀子所言:“干越、夷貉之子,生儿因声,长而异俗,教使之然也。”③西方学者也有大量关于教育重要作用的论述,如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说:“植物的形成由于栽培,人的形成由于教育。”④德国哲学家康德说:“人是教育的产物。”⑤可见,教育在培养人才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教育概况

自宋代湘乡开始建立书院。清末“废科举,兴学校”,书院改为学堂,书院经历了9 个世纪的漫长岁月。该县境内先后办有涟滨、东皋、东山、双峰和连璧五所书院。光绪年间,湘乡考取举人68 名,考取进士4 名,考取翰林4 名。光绪末年,维新运动兴起,湘乡风气大开,赴日留学,倡办新学,废科举、办学校的风气日益浓厚。如蒋德钧,号少穆,原任四川龙安府知府,1904 年与杨炳谦、曾广江等将县属五所书院改为学堂,1907 年创办时务学堂,是湖南省最早倡导新文化者之一。又如杨炳谦,号伯鸿,留日师范科毕业。1904 年将东皋书院改办中学,充任筹备员。1905 年改东山书院为高小。1906 年将省城湘乡试馆改为湘乡驻省中学,充任监督。除此以外,还有许多积极倡导新学之人。总之,湘乡近代教育事业的发展培育了大批人才。

二、教育目的

甲午战后,全国掀起了救亡图存的爱国运动。当时,一些开明士绅认为国家的兴隆交替,关键在于人才;而人才的兴衰,关键在于学校教育。为了改变传统书院的陈规陋习,他们认为:“穷则变通,苟非实事求是,即物而穷理,恐书院终成虚设,何以造就人才。”⑥显然他们已经认识到教育对于培养人才的重要性,而通晓古今、了解国内外时事的人才更是中国走向富强的关键。西方国家的兴盛正是教育的伟大成果。在这种思想指导下,近代湘乡的教育目的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从以往的习八股以便积极入仕,转变为学习实用知识和技术以振兴中华。

以东山精舍为例,它的教育目的是培养专精一技的实用人才。这种教育目的是符合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的。兴办精舍的士绅们要求先生在四斋中任选一门,而以算学为要,“今精舍算学、格致、方言、商务虽分四斋,而每人只专一门。盖业精于勤,必专而后精。所有格致诸学,皆从算学入手,不专业致志,则不能得其要耳。”⑦总之,东山精舍的创建打破了湖南旧式教育和科举制度的垄断局面,培养了一批近代科技人才,并在文化教育方面起了开通风气的作用。

民国时期,教育目的又有了新发展。民国初,教育部正式公布中华民国的教育宗旨:“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教育、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⑧由此可知,民国初年教育目的是培养具有共和国道德基础的新国民。

三、教学内容

在中学为主、西学为辅的教育宗旨指导下,19 世纪末教学内容也发生了相应变化。郑观应《学校》指出:“一经学,二法学,三智学,四医学。经学者,教中之学(即是耶稣、天主之类);法学者,考古今政事利弊异同,及奉使外国,修辞通商,有关国例之事;智学者,格物、性理、文字语言之类;医学者,统覈全身内外诸部位,经络表里,功用病源,制配药品,胎产接生诸法。”⑨尤其是甲午战败的惨痛教训,迫使士绅们意识到只有变法才能维新,只有维新才能实学。因此,实学之风兴起。

仍以东山精舍为例,它的教学内容是新学和实学。“举人等会议深思,拟以东山精舍仿湖北自强学堂成法,分科造士,为算学、格致、方言、商务四斋,教之以实事,程之以实功,庶几风全大开,矫其空陋,专习所学,自然业精于勤,足以养成实才。”⑩以算学为例,“算学当循序渐进,初学一年,习几何、代数、平三角、少广,第二年则习曲线、微分、积分,第三年则习弧三角及微积分之深义、主体之几何。学算法、代数者,先学乘除加减、小数及命分立方诸学之变,既精,乃讨论对数表之用算尺之法及代数第一级之理。学勾股者,先学画直线及各种角于地,并按验直线及各种角度与角之法,既精,乃学三角形、多角形与匀分直线为数段之法,遂攻比例线诸平方形各种立分质体质之理,参奏西各勾股便捷之法。”“少广”,即古代算法之一,是由已知长方形面积或长方形体积求其一边之长的算法。此外,“格致”是声、光、电、化等自然科学的总称,“方言”指语言文字,目的是造就翻译人才。东山精舍的这些科目和内容与传统书院迥然不同。

民国时期,随着社会性质的变化,湘乡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学内容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它摒弃封建糟粕,融入了民主、科学等内容,实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自由主义教育,以便适应时代潮流。同时,根据自身的特点,进行一些有特色的教学,使学生尽量在德、智、体、美诸方面全面发展。譬如,罗辀重创办的陶龛学校就是很好的佐证。罗辀重(1889—1950 年),字春驭,湖南省湘乡县人,出生于书香世家。1920 年留美归国后,担任陶龛学校校务。学校办学特色有五:其一,“血性”校训。罗辀重认为血性“就是吾国固有之美德”,是“唯一教人教己的方针”。輥輰訛其二,合于古、宜于今的“旬日教学制”。国民政府教育部督学周邦道评价说:“辀重先生有特殊眼光”,敢用“旬制”,“节省时间,计算便利。”其三,“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有机结合”的“学校家庭化”。其四,“愉快教学,教学愉快”的“无分数教学”。即考试、考核成绩不打分,教师阅卷、评议,只肯定正确,指出错误,指明努力方向。在县级历年会考中,陶龛学校学生成绩总是名列全县前茅。其五,“解放儿童,尊重儿童,信任儿童,服务儿童”,实行“学生自治”。

四、教育成效

近代湘乡的教育改革力度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它的教育成效。1901 年,湘乡废八股。1905 年,停办科举。受留学日本回国的学生和外国教会在各地兴办学校的影响,各级各类学校纷纷建立。有湘乡中学、湘乡女学、实业学堂以及各种小学。辛亥革命后,这些学校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尤其是公立小学发展迅速。据资料显示:1922 年,湖南全省公立小学仅6285所,1924 年便达到10829 所,仅湘乡县就有902 所。輥輵訛在1922年和1929 年湖南关于各县区小学校数占全省小学校数百分比的两次统计中,湘乡以绝对优势名列第一,分别为6.07%和6.29%。整个民国时期,尽管受军阀或日本侵略的影响,或因经费缺乏,或遭受自然灾害,学校教育曾一度停办,但总体而言,湘乡教育是向前发展的,甚至超过历史最高水平。1946 年,湖南省主席王东原视察后说:“湘乡教育极为普及,为全省之冠,在国内亦占有重要位置。”輥輶訛由此可见,近代湘乡教育确实取得瞩目成就,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占有一席之地。

毫无疑问,湘乡教育取得如此成就,为湘乡人才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出生书院的曾国藩、曾国荃、王鑫、曾纪泽、禹之谟、张通典等,对中国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书院改为学堂后,更为后世培养了大批人才,如毛泽东、蔡和森、黄公略、陈赓、谭政、蔡畅、萧三、张天翼、李振翩等,对中国革命的胜利和社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至于培养出来的专家学者,更是数不胜数。对张天翼一家粗略统计可知:父辈中有举人2 名,同辈、子侄辈、孙侄辈本科毕业以上者170 多名,有博士学位者31 名,其中有世界知名的作家、教授、科学家,分布在天文、物理、化学、医学等各个领域。

实践证明,社会要发展,教育要先行,而人才便是连接两者的桥梁。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教育的发展对近代湘乡人才的崛起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因此,我们应该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为国家的进一步发展和富强提供人才保障。

[注释]

①谭其骧.中国内地移民史·湖南篇.《史学年报》第1卷第4 期.

②罗尔纲.湘军兵治.中华书局,1984.

③《荀子·劝学》.转引自孟宪成.中国古代教育文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22.82.83.

④张焕庭.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论著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78.95.

⑤阿尔森·古留加·康德传,贾泽林等译.商务印书馆,1981.86.

⑥舒新城.近代中国教育史料(第一册).上海中华书局,1928.26.

⑦舒新城.近代中国教育史料(第一册).上海中华书局,1928.20.

⑧教育部总务厅文书科编《教育法规汇编》,1919.87.

⑨ 陈学恂主编《中国近代教育文选》,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年第2版.

⑩舒新城.近代中国教育史料第一册.上海中华书局,1928.17.

湘乡县志初稿.第十五编教育.湘乡县志编纂委员会印.10.

罗辀重.陶龛的校训———血性.湘乡民报,1929-3-28.

周邦道.湘乡民报,1940-12-1.

严寅先生讲演.陶龛旬报,1943-11-28.

佘国忠. 罗辀重文集.湖南教育出版社,1999.254.

严寅先生演讲.陶龛学报,1943-11-28.

冯向钦.刘欣森.湖南教育史.岳麓书社,2008.677.

湘乡市地方志办公室,湘乡市教育局.湘乡市教育志,1995.75.

谢炳忠.湘乡教育史资料.中共湘乡市党委办编,1989.11.

[参考文献]

[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湘乡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湘乡文史[M],2004.

[2] 湘乡市地方志办公室,湘乡市教育局.湘乡市教育志[M].湘乡市教育局,1995.

[3] 湘乡县志编纂委员会编.湘乡县志[M].长沙:湖南出版社,1993.

[4] 谢炳忠.湘乡教育史资料[M].中共湘乡市党委办编,1989.

[5] 冯向钦,刘欣森.湖南教育史[M].长沙:岳麓书社,2008.

[6] 勒环宇.湘乡东山精舍创兴论述[J].船山学刊,2001(3):47-50

您对《从教育视角浅谈近代湘乡人才崛起的原因》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