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上海教育》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激活每个人的生命
激活每个人的生命_杂志文章
激活每个人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7-08-19浏览次数:1729返回列表

文 本刊记者 潘晨聪 图 本刊记者 薛婷彦

在使用黑板擦时,个子偏矮的学生往往需要费劲地踮起脚尖才能够着黑板,边角,而擦拭中飞扬的粉笔灰不利于健康,堆积在粉笔槽中也较难清理。这样的问题每天虽然都在上演,但很少有人会去思考解决的办法。同济大学附属七一中学七(2)班的学生却关注到了这个身边的细节,他们自己拍摄的一段VCR短片形象地展示了“环保黑板擦”的诞生过程和制作花絮。整个发明由4~5块普通黑板擦拼接成倒“T”字型结构,顶端内置了一个可吸走粉笔灰的小型风扇。视频中,一位小个子女生握着“环保黑板擦”轻松地擦到了角落,倒转方向,风扇又将粉笔槽中的粉尘一扫而空。配合VCR中添加的卡通表情和诙谐的解说,让,观众不禁莞尔。

不论是发明本身还是视频制作,学生的奇思妙想赢得了阵阵掌声。而在七一,几乎每个学生都能拿出凝聚自己创意的作品。凭借底部的凹形设计,利用嵌套的灯泡散发出的热量来保温的节能水壶灯:内侧缝着置放随身物件的小口袋和防水电灯的“多功能雨伞”;供不同水位饲养要求的鱼类栖息的水压调节装置……这些发明灵感大多来自于学生的日常生活,并在交流中成为课题,依托学校的创意教育平台开展实践。七一学生用高涨的参与热情告诉我们,这里是他们创意的汇集地,也是他们的快乐源泉。自信、开放、善于创想,成为他们学习和生活的常态。

能达到今天的状态并非偶然。翻看七一校史,作为一所已有百年校史的完中,七一中学以传承、改革为发展脉络。上世纪50年代“图发展,扩校舍”的男女合校,在静安、普陀、虹口三区联合统测中名列前茅,成为媒体宣传的“弄堂里飞出的金凤凰”;80年代的教改先行先试,“不背书包的星期六”还学生一个自由的第二课堂;90年代的探究型学习引入了科学技术教育。如今,七一以创意教育为引领,创设适合学生的需求和特长的个性化教育环境,以此开发潜能,激活每个人的生命。

打开每个学生的创想之门

状元教育不等同于成功的教育,成功教育可以客人之短,更能扬人之长。青少年时期是一个人创意涌流的大好时期,教育就是要抓住“最佳发展期”,让每个学生都能按照适合自己的方式发展。

“高效电热冷开水器是在外部使用粗紫铜管,里面套细紫铜管。复合管一端制一个电加热区,冷水从外侧一道弯曲的管子通往加热区。加热区使用内热式来提高效率,进入电加热区时的水温在经过热交换之后已经达到80℃左右,只需用少量电能即可达到100℃,节省了电源。而热水流出时受冷水的冷却,迅速变成冷开水,方便饮用,效率上也比传统开水器高……”正在比对新型和常用两种热水器能耗区别的是初-(6)班的钦佩,她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连成年人都不免钦佩。在家家户户都习以为常的烧水举动中,钦佩发觉烧水时热量大量散发进空气中,烧开后等待冷却费时又会浪费能量,整个过程损耗了大量能源。“计算后得出,居民家中常温20度下烧开一壶3升的水要用掉大约半度电。是不是能把白白散发到空气中的热量收集起来?又是否可以用这些开水冷却时的热量去加热被烧开前的常温自来水,使常温自来水在达到一定温度之后再被加热?”钦佩的初衷很单纯,但在以前,学校能够提供的平台和机会少之又少,小姑娘更多的是独自在闲暇时涂鸦几笔概念草图。

进入七一中学,钦佩在创意课中与小队成员共同进行军旗公证机器人、电热冷开水器子课题的探究。课题组利用身边的材料和工具制作的高效电热冷开水器结构简单,生产成本低。对比证实,用开水热量加热冷水,热效率达80%以上。“和曾经的我相比,创意教育带来最大的变化是遇到问题不去抱怨,而是自己想办法去解决,相信自己的创意和能力。”如今,钦佩小组的电热水器发明在获得了上海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创新大赛一等奖后,即将参加今年暑假的全国大赛。而在她的班内,还有一个十余人组成的“创意圈”,成员都是身怀不同特长的学生,课余大家会聚在一起讨论彼此的课题。

像钦佩一样在七一实现创意的学生有很多,迄今为止,学校有329项创意设计作品获得了国家专利。事实上,对获奖与否、奖项多寡,校长周筠并不在意,也没有视它为学校的“卖点”。作为上海市普教系统名师名校长培养工程学员,周筠曾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攻读教育管理硕士学位,到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进修。他结合国外教育理念和上海市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精神,提出:“教育的本质是心智的培育,教育的目标是激活人的生命。”周筠认为,状元教育不等同于成功的教育,成功教育可以容人之短,更能扬人之长。青少年时期是一个人创意涌流的大好时期,教育就是要抓住“最佳发展期”,让每个学生都能按照适合自己的方式发展。七一中学通过帮助学生实现创意来开发个人特长和潜能,以此激活生命,达到快乐学习,快乐成长。

比起经常被提到的创新、创造,周筠更钟情于创意,虽然创意的起步不一定高,也拿不出“夺人眼球”的实物或报告,但却更符合大多数学生的成长进程。“或许他的读书天赋排不上名次,或许他接触不到有先进器材的实验室,也或许他引以为傲的创意在一些尖子生的课题前黯然失色,但是对学生来说,由创意带来的能力的提升是实实在在的。”周筠说。

不分大小、不讲究高低的创意教育自此进入七一的办学规划。2000年开始,高中“异想天开创奇迹”和初中“奇思妙想我能行”校本课程相继推出,学生从十多门创意科目中选择一门加入,走班至创意课堂,与志同道合的同学组队。课题内容涉及环保创意设计、植物克隆实验、科普写作、科普英语、信息科技、气象观察、物理创新实验、化学创新实验等。在校本课程教学中,教师采用团队备课的方式,在一门名为“资源与可持续发展——高中系列综合主题”校本课程中,由物理、化学、生物、历史、政治、地理、数学等7门学科教师合作开发的“三峡问题研究”“生态岛的开发”“垃圾的处理”“居民小区水循环设计”等专题,通过综合性的课堂活动使学生了解绿色理念,提出保护环境的创意。

十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在创意教育中崭露头角。作为上海市科技教育特色学校和上海市知识产权示范学校,七一的学生有的像钦佩一样借助课堂学习和教师指导实现创意,更多的则是在创意教育的校园氛围中,将创意和特长延伸到课外生活,内化为自身的日常意识。

13岁的王深蓝就是这样一位学生。今年“六一”,是深蓝退队入团前的最后一个儿童节,这一天他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数日前他偷偷用爸爸的微博账号向杨浦交警支队微博发送的新型人行斑马线专利获得了热情回应。在交警组织的实地测试中,新型斑马线使过街效率提高了近1/4。交警部门表示,将对深蓝的方案进行完善,进行更多试验,如果试验结果良好,有可能在辖区内大规模推广。深蓝的创意来源很简单,因为家和学校都处闹市区,目睹了许多老人、孩子因人流冲撞难以在绿灯持续的数十秒内过街的窘境,还是六年级学生的深蓝决定向这个城市顽疾发起挑战。他经常在路口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寻找症结和解决方法。在一次坐地铁的过程中,,深蓝受到地铁通道用隔离线分成两侧的启发,不久后设计了左右分行的新型人行斑马线。凭借这一演示模型,深蓝获得了全市青少年科技比赛的二等奖。

除了发明制作,七一学生的创意还渗透在人文、艺术各方面,如:用英语进行再演绎的话剧《荆轲刺秦王》,《泰坦尼克号》结尾主人公诀别的英语对白重观,寻访老街坊小吃历史的《记忆里的上海味道》图文游记,等等。时时有发现,处处可创意,“善创意”成为了七一学生与众不同又普遍具备的特点。

教育的变与不变皆为学生

创意虽然根据个人理解有不同定义,普遍一点是无法通过既定的标准人为拔高,教师要做的是根据课程特点参与到学生想象的过程中,提供自由的环境,而不是对学生的创意划分高低,评判收获。

初中部探究型创意教育课程负责教师、体育教师刘文斌是亲历七一十多年前教育改革的教师之一,对于转型期的困难,他历历在目。对有数十年教龄的他来说,改变原先驾轻就熟的上课套路,去尝试一种“云山雾罩”的方式让他不适应了很久。“既要保证体育课堂的效率,又要体现抽象的创意氛围,实在不知如何着手。”创意怎么教?教什么?刘文斌的困惑道出了很多七一教师的心声。好在他们没有抱怨或懈怠,在多次的教研组内部和各科讨论会上,教师们发现自己恰是走入了认识误区。“创意虽然根据个人理解有不同定义,普遍一点是无法通过既定的标准人为拔高,教师要做的是根据课程特点参与到学生想象的过程中,提供自由的环境,而不是对学生的创意划分高低,评判收获。”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磕磕碰碰”后,教师们逐渐对“教是为了不教”达成了一致。

此后,初中部的创意教育与基础科目结合,在每周一节的探究型课上,学生根据学期初的选课走班。体育组学生自己创编活动项目,制定经得起他人推敲的比赛规则;美术组设计节日徽标,用废旧的报纸、包装纸、一次性桌布、缎带、零头布等制作成各国服装;物理组通过魔术和游戏,取代传统实验;政治组收集社会热点问题,设计、统计、分析调查问卷,展开辩论,寻找解决方法……“比起之前十多年的上课方式,近十年来学生和教师的变化越发明显。”本以为已到了教学“高原期”的刘文斌不仅看到学生在创意教育中的活跃表现,还看到了教师在校本课程实施中的进步。如今,初中部每隔数周参加经验交流的教师达二十多位,年龄跨度从青年到壮年不等。许多教师即便不是在探究型课堂也会将创意教育融入日常教学。地理教师陈依军就曾在课堂黑板上写一个“酒”字,观察学生们都能想到些什么。学生思维的第一层想到了酒的分类,第二层想到了酒的产地分布,第三层想到了酒的特殊地域性,第四层想到了综合分析酿酒与地理环境的关系。从山河流域到五谷杂粮,学生由一字发散,提出创意,创意无限。

给予学生高自由度,创设适合学生的教育教学环境,这是七一“变”与“不变”的核心。高二(1)班的李琳向记者’讲述了她对七一“变”的感受。高一时,李琳从学校的科技、艺术、人文三大创意课程板块中选择了人文板块。她发现,板块中供选择的两个主课题之一的创意餐厅就是学校为学生而“变”的产物。对于很多学生来说,中午的学生餐厅总有很多让他们不满意之处,他们希望能有.一个餐厅符合他们的所有设想。学生有诉求,七一就提供各抒己见和整改完善的平台。学校为此专门组建了由8位不同科目的教师组成的团队,每周的创意教育课,由地理教师讲解地域文化与菜系关系,英语教师介绍中外美食,语文教师传授广告策划经,政治教师讲述经济价值、企业管理概念,教学生定菜价等。期末展示时,学生通过PPT、展板、虚拟建模、构造图等方式设计向往的餐厅,既为学生的创意提供了展示空间,也吸收了精彩的建议。“在这里,我可以将很多奇思秒想与校园文化结合,融合进自己的生活,实现许多想法。”李琳说。

七一在创意教育背景下进行的教师教法的转变和课程改革,是学校多年办学历程的一个缩影。1905年诞生的七一前身,崇德女校革时弊兴女学,开启文明风气之先。1958年崇德改名七一,兼收男女生。在当时,全校12个班500多人,符合规格的教室只有6个,因校门开在弄堂内,七一还因此被称为弄堂学校。当年,七一将教学重心放在竞赛和统测上,教师不计时间和报酬反复辅导。数年后,学校中、高考入学率接近市重点,并于1960年班级增加到30个,学生共计1500人。也就在当年,社会将七一誉为“弄堂里飞出的金凤凰”。上世纪80年代,七一发现以成绩为本对人才评价有失偏颇,率先进行教改。学校将学生根据兴趣特长分成外语、计算机、理化实验、综合四个班,探索学生全面发展的路径,教学质量明显提高。1999年以来,七一以创意教育背景下的探究型学习为突破口,研究素质教育背景下的新型教育模式。2003年市级课题“对中学生探究型学习的研究”获上海市第七届教育科研成果二等奖。同年,七一在总课时数基本不变的前提下,减少基础课时数,增加校本课时数,使初中年级校本课程课时数占到了总课时的20%~25%,高中年级达到25%~30%,此后逐年增加……七一经历过搬迁、更名、合并、转制等外在变化,不变的恰是它为学生而变的教育内涵。

“三种人”的培育理念

以创意教育为抓手,学生和教师在进行教育教学的实践研究中,将培养中国人、文明人、现代人具体细化并予以贯彻落实,成为了实行“三种人”培育理念的一项切实举措。

教育的意义,最终要落实在人身上。在七一,育人理念可以概括为:有赤诚之心报国之志的中国人、有高雅气质高尚道德的文明人和有创新精神自强不息的现代人。无论是一直以来对“变”与“不变”的坚守,还是近年来推动创意教育,开发学生潜能的举措,七一都是为了培育具备“三种人”品质的学生。

“有意义的德育应该从学生的成长需要出发,让学生在活动中得到思想境界的提升。”德育处教导、语文教师陈佳彦对德育工作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关注当下到着眼全景的过程。2001年初来七一时,陈佳彦曾认为“三种人”理念与教学相去甚远。在当时,这样的想法代表了不少教师的认识,聚焦课堂效率和考试成绩的传统观念,让他们多是专注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

随着教改的深入,七一的德育与创意结合,渗透“活动与学习相融”的理念。刻骨铭心的军训生活、牢记历史的南京考察、甘苦相伴的学农体验、巧夺天工的学工历程……饱含学校特色的七一形象之星、礼仪之星的评比,艺术节、科技节、环保节论坛、模仿听证会、辩论赛、班级网页大赛、七一校园爱心义卖等活动,都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为学生创设了自由发展空间。陈佳彦认识到,一个中学生只有向往成为爱祖国、爱人民,弘扬民族精神,为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作贡献的中国人;品行端正、诚实守信、自律自信的文明人:崇尚科学、努力学习、具有独立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一定的批判反思和探究创新能力的现代人,才会在学习和生活中自立自强。

2001届、2004届和2011届学生朱妮佳、丁若壵、鲁天翊,即使在毕业后也经常回到学校给学弟学妹们讲述自己在七一的学习生活,分享成长故事;2002届学生朱勤,每年中秋节会为教师送来月饼,礼盒承载着他对母校化不开的爱:2007届学生陈力齐,在“11·15”静安大火后特意来到七一参加学校组织的捐款活动……数年来,注重个人品质与社会责任融合的学生逐渐增多,表现形式也从个体扩大到团队,并且加入了创意做法。去年,高一团委学生会在暑假来临前夕,结合建党90周年和“90后”学生两个时代特征,与教师合作策划、设计了《90历程》手册,印制分发给全校学生作暑期实践参考,代替了原先年复一年的学生活动指导手册。在这本册子中,团委让学生从中共“一大”到“十八大”所有的历史材料中筛选了七个主题供选择完成。通过采访一位健在的红色人物、参观一处红色故居等活动,不少学生正是在实地探访中,才感受到了这种脱离了书本后才有的心灵震撼。以创意教育为抓手,学生和教师在进行教育教学的实践研究中,将培养中国人、文明人、现代人具体细化并予以贯彻落实,成为了实行“三种人”培育理念的一项切实举措。

周筠说:“基础教育的最高目的是保持孩子对学习的兴趣,而顺应孩子的天性,帮助他们不断延展思想边界、建立健全人格,则是教育真正的意义所在。”在七一中学,学生回归到了教育的初衷,乐其学,兴其艺,育其人。在这样的状态下,七一的学生健康、快乐地成长。

您对《激活每个人的生命》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