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博览群书》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我为何判定刘姥姥是西王母—《红楼梦》中隐藏最深的秘密
我为何判定刘姥姥是西王母—《红楼梦》中隐藏最深的秘密_杂志文章
我为何判定刘姥姥是西王母—《红楼梦》中隐藏最深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7-10-20浏览次数:4221返回列表

王 一

刘姥姥的形象为《红楼梦》一书增添了许多幽默元素。但曹公善用幻笔警示世人,常在极乐中见极悲,在小人物身上见大体。 刘姥姥仅仅是一个穿针引线的人物吗?她的身份真是庄家人这么简单吗?这个人物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

刘姥姥如果只是个普通人,她为何能够知道巧姐撞克了花神,还能及时化解,将巧姐治好?她为何能够在牙牌令中说出贾家的劫难?她为何又能够预示黛玉的命运和巧姐的命运?

而且,刘姥姥在《红楼梦》中占了很大篇幅。除了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外,第三十九回到第四十二回,整整四回文字都是围绕着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写的。

在刘姥姥身上,其实隐藏了《红楼梦》一个最深的秘密。这个秘密竟然瞒过了读者两百多年。笔者近年反复推敲曹雪芹的原笔原意,终于发现了刘姥姥身份的重大秘密。

·刘姥姥的真身是西王母·

先说结论:刘姥姥的真身是西王母,也就是俗称的王母娘娘。我不是在开玩笑,刘姥姥就是西王母下凡!

这样一说,有些读者马上觉得不能接受。刘姥姥这种粗陋之人怎么可能是王母娘娘?请您先冷静思考一下。《红楼梦》中,神仙下凡的例子还有很多,最明显的就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这两位神仙在人间的形象反而是非常粗陋的——“那僧则癞头跣足,那道则跛足蓬头”。因此刘姥姥的外形,实际上恰恰契合了书中神仙的人间形象。曹公善于表达的是,世间看似粗陋的人,实则可能是最尊贵的。

首先,让我们先看看西王母是怎样一个文化形象。

西王母,也称王母、西姥,尊称王母娘娘。在道教神仙体系中,西王母是所有女仙及天地间一切阴气的首领。

上古时期的西王母,是掌管刑杀和瘟疫的凶神。据《山海经·西山经》记载,“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穆天子传》中,西王母的形象则是气度雍容的女王。而魏晋六朝的《汉武故事》《博物志》《汉武帝内传》等文献中,西王母渐渐演变为掌管不死之药的仙人。

随着道教的兴起,西王母被纳入道教体系,成为天上至高无上的帝王,统领所有女神仙。神话传说中的西王母,是嫦娥奔月中不死药的掌管者、天仙配中的天庭女王、《西游记》中蟠桃宴的召集者等。

总结下来,西王母的神格从掌管刑杀和瘟疫的凶神开始,慢慢延展成天界的女王,又被民间视为祈福祈寿祈子的对象,成为一个凶神与吉神的综合体。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红楼梦》在哪些地方暗示了刘姥姥就是西王母吧。

第一,西庄王家岳母

刘姥姥的身份背景在《红楼梦》第六回就有介绍:“王成新近亦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亦生一子,小名板儿,嫡妻刘氏,又生一女,名唤青儿。一家四口,仍以务农为业,因狗儿白日间作些生计,刘氏又操井臼等事,青板姊妹两个无人看管,狗儿遂将岳母刘姥姥接来一处过活。”

书中文字说得明白,刘姥姥乃王家的岳母,就是暗示王母。

而且,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的时候,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讲的是本村的故事,说“我们村庄上”如何如何。第二个故事讲“我们庄子东边庄上”如何如何。既然第二个故事讲的是东边庄,那么本庄就在西边了。综合之前信息,刘姥姥的身份可总结成“西村王家岳母”,即暗示“西王母”,或说成“西村刘姥姥”,也暗合西王母的别称“西姥”。

第二,母蝗虫的谐音

在第四十二回,刘姥姥离开后众人还在取笑她。黛玉把刘姥姥比作“母蝗虫”,表面上是讽刺她食量大、拿东西多。但“母蝗”反过来读,又是“王母”的谐音。

大家知道,西王母是掌管刑杀的。第四十一回的回目“怡红院劫遇母蝗虫”,其实就是暗示贾家将遇到刑杀这个劫,而且此劫与贾宝玉有关。化身刘姥姥的西王母在贾家出现,就是来预示这场灾祸和刑杀的,甚至是来准备审判和处罚的。蝗虫的厉害大家知道,所到之处一扫而空,正吻合贾家最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

第三,庄家人还是“装假人”

第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刘姥姥和贾家人等一起行酒令。在《红楼梦》的设定里,一个人物说的诗词、酒令、谜语等,要么显示本人的身份,要么透露本人的命运。刘姥姥在行酒令里就透露了她的身份秘密。

“鸳鸯笑道:左边‘长四’是个人。刘姥姥听了,想了半日,说道:‘是个庄家人罢。’”

这里表面的意思是,鸳鸯为刘姥姥抽出的两张牙牌都是四点,这在牙牌令里的术语叫长四,又称人牌。所以鸳鸯说,左边“长四”是个人。

刘姥姥“长四是个人”(谐音“长似”)。长似是个人,到底是不是人呢?当然不是了!那是什么?刘姥姥自己说出——“是个庄家人罢”(谐音“装假人”),其实就是神仙假装成人啊!我们再看《山海经》对西王母的描述——“西王母其状如人”,就是长得像个人。这不是和牙牌上“长四是个人”的意思完全一样吗?

刘姥姥真的不是一般人,而是西王母幻化成凡人的样子。

第四,瘟神庙的寓意

西王母还掌管瘟疫。那么刘姥姥相关文字中有没有提到瘟疫呢?竟然也有!

在第三十九回,刘姥姥给贾家老小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是关于茗玉小姐的故事。之后贾宝玉私下向刘姥姥打听茗玉小姐的祠堂在哪里。刘姥姥说了个地方,贾宝玉就让茗烟去寻,结果茗烟回来说那个庙里“那里有什么女孩儿,竟是一位青脸红发的瘟神爷”。

这一段文字令许多红学研究者不知用意。实际上,瘟神庙的故事至少有三层含义。第一,暗示刘姥姥就是掌管瘟疫的西王母。第二,暗示林黛玉的结局。第三,强调书中经常表达的一个观念,即世间美丽终将消亡,美好憧憬的背后是残酷的现实。贾瑞风月宝鉴的故事如此,瘟神庙的故事也是如此。宝玉希望寻找美丽的茗玉小姐像,但到头来找到的却是瘟神。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强烈反差、欲望和死亡交织的恐怖气氛,读来让人不寒而栗。同样地,刘姥姥这个人物,也是让人喜中见祸,蕴含乐极生悲的道理。

第五,刘姥姥提到玉皇大帝

刘姥姥给贾家老小讲的第二个故事暗示的是宝玉。其中提到了玉皇大帝,也继续在暗示王母娘娘。

刘姥姥说:“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岁了。他天天吃斋念佛,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来你该绝后的,如今奏了玉皇,给你个孙子。’原来这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上死了,哭的什么似的。后果然又养了一个,今年才十三四岁,生的雪团儿一般,聪明伶俐非常。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

是啊,这些神佛是有的,而且就在你面前!

第六,仙眼辨花神

对于巧姐儿的病,凤姐以为是着了风,但刘姥姥说“只怕他身上干净,眼睛又净,或是遇见什么神了。依我说,给他瞧瞧祟书本子,仔细撞克着了”。结果凤姐让平儿拿出玉匣记来,果然发现是当日会遇见花神。待做了送花神的祭祀后,巧姐儿竟然马上“安稳睡了”!刘姥姥不仅能洞察病源,更能够看到凡人看不到的神仙。这再次显示了她的神仙身份。

第七,起名巧姐暗示王母娘娘

凤姐的女儿出生于七月初七,让刘姥姥起名字。刘姥姥就给起了“巧”这个名字。七夕乞巧是民间妇女向织女乞巧的传统习俗,而织女的故事又和王母娘娘有关。所以这里也是在暗示刘姥姥就是王母。

第八,仙茶配仙人

第四十一回,贾母“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给贾母准备了老君眉。贾母递与刘姥姥,“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

我们注意到,刘姥姥喝的是老君眉。清代确有“老君眉”茶名,此茶又名仙茶。神仙喝仙茶,自然再合适不过。

第九,神仙身份已被明说

凤姐为取笑贾母,给刘姥姥头上戴花,众人笑刘姥姥:“你还不拔下来摔到他脸上呢!把你打扮的成了老妖精了!”不留意说出刘姥姥的神仙身份。

第十,阆苑是西王母居所

《红楼梦》十二曲的第二首《枉凝眉》开头两句是“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大家都知道,这里的阆苑仙葩指的是绛珠仙草。

那阆苑是什么呢?阆苑也称风苑、阆风之苑,传说中在昆仑山之巅,是西王母居住的地方。这也就是说,绛珠仙草是在阆苑里的,而掌管阆苑的神仙就是西王母。这再次证明西王母在《红楼梦》中是存在的——她就是刘姥姥!

第十一,刘姥姥紧接警幻仙子出场刘姥姥出场非常靠前,是在全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而之前的第五回就是警幻仙子在太虚幻境开示贾宝玉一回。

书中直书警幻仙子是神仙,在仙界靓丽夺目,她给的预示也几乎是明说,所以大家知道她是关键的预示型人物。但容易忽略这个紧接着出场的刘姥姥,其实她也是神仙、预示型人物。而且西王母在道教中的神格是最高的,她的地位不仅高于警幻仙子,而且应是书中最高的神。绛珠仙子、神瑛侍者、癞头和尚、跛足道人等仙人应该都是由西王母掌管的。

神仙在仙界靓丽夺目,但到了人间就幻化成很低调的形象,骗过了贾家人等,也骗过了读者。脂砚斋曾评论《红楼梦》“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看出刘姥姥这个人物的反面是神仙,才是真正懂得作者的用意。

·刘姥姥来贾家的目的·

既然刘姥姥是西王母下凡,她来贾府的目的是什么呢?

第一,预示人物命运

第三十九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给贾家老小讲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关于茗玉小姐的,预示了黛玉的结局。

刘姥姥后来又在与凤姐的对话中预示了巧姐的结局,说她能够“遇难呈祥”“逢凶化吉”。正因为贾母有慈悲心,凤姐也是偶然善心一动,接济了西王母下凡的刘姥姥,才使巧姐儿后来逢凶化吉,在贾家倾覆后得到收留。正所谓因果缘定。

警幻仙子在太虚幻境向宝玉展示了金陵十二钗卷册以及红楼梦十二曲,就是通过预示人物命运,希望宝玉觉悟。然而在阅读和听曲后,“痴儿竟尚未悟”。同样的,作为西王母化身的刘姥姥,预示了贾家人物的命运,也做了警示。可惜贾家上下也都未悟,都把她当作消遣而已。

警幻仙子和西王母对贾家的开示,一个大雅,一个大俗;一个几乎是明说,一个隐藏得极深。

第二,预示贾家之祸

《红楼梦》书中的设定是,人物自身有时能够借诗词、谜语、酒令等说出自己的结局,但能预示多个人物结局的、能预示整个贾家命运的,往往都是神仙一级的人物,例如警幻仙子、一僧一道。刘姥姥作为《红楼梦》中最高的神,不仅预示了林黛玉、巧姐的结局,还预示了整个贾家的衰败。

第三十九回,刘姥姥给贾家讲故事,讲第一个故事讲到一半,提到“柴”字的时候,贾家突然就起火(谐音‘祸’)了。

第四十回,刘姥姥在行酒令的时候也说到“大火(谐音‘祸’)烧了毛毛虫”,也是在预示贾家之祸。毛毛虫暗喻贾府,这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时候就交代了。冷子兴形容贾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第七十四回,探春形容贾家时也用了这个比喻:“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同样在第四十回,巧姐在逛大观园以后生病了,刘姥姥对凤姐说“院子里不干净”,“小姐儿只怕不大进园子,生地方儿,小人儿家原不该去。比不得我们的孩子,会走了,哪个坟圈子不跑去。”刘姥姥这分明是把大观园比作坟冢!

刘姥姥通过讲故事、牙牌令和闲谈话语,预示了贾家之祸。可惜大家都沉浸在笑声中,对这些警示充耳不闻。

·曹雪芹创作刘姥姥的真实意图·

刘姥姥这个形象,很多人都觉得只是穿针引线、插科打诨的。但也有分析家曾经指出刘姥姥身上的很多特点。例如,孙玉明先生分析过刘姥姥的“风趣幽默”“装疯卖傻,但实际上很有心计”。《红楼梦艺术论》(王国维、林语堂等著)中也评价刘姥姥“她似乎粗直,却绝不鲁莽;似乎无知,却绝不低能;也颇有心机,但不邪佞”。很多人也同意,曹雪芹设计刘姥姥这个人物,是通过朴实农民的眼睛观察贾家,反映社会的贫富差距和不平等。

这些分析都有道理,应该也符合曹公本意。不过,如果仅止于此,真有点小看曹公的境界了。我们现在已经了解了刘姥姥的真实身份是西王母。那么,曹雪芹创作刘姥姥的真实意图就自然揭开了。

第一,警示甚至审判贾家

一个贫苦庄家人看贾家,是仰视的;而一个神仙看贾家,则是俯视的。曹公要的就是这种仰视和俯视相叠加,产生强烈的对比和反差。表面上,是穷苦人眼中看到的精致奢华的贵族生活;深层次上,其实是神仙眼中看到的“箕裘颓堕”、大祸临头而又不自知的一干人等!

这种对比和反差,反映在刘姥姥的语言上,就是常常一语双关。表面上显示她的无知,但仔细一想,才发现处处是警句。例如,凤姐和鸳鸯在吃饭时捉弄刘姥姥,让她说“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逗倒了贾家众人。饭后,刘姥姥对凤姐说:“别的罢了,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这既可以理解成她对豪华宴席的称赞,又可理解成她警告凤姐等人不应作弄他人。文字设计非常巧妙。

所以,刘姥姥进大观园,表面是穷苦人来求施舍、要银子来的,但实质上是掌管刑杀的西王母来警示甚至审判贾家的。这样安排实在绝妙!而且,让穷苦人站在神仙的位置上审视权贵,也反映了曹公对社会公正和平等的向往。

不过这个设定也真让人倒吸一口凉气。试想,当贾家全家都在笑话刘姥姥,读者也在笑话刘姥姥的时候,其实是在笑话神仙呢。殊不知这时神仙正冷眼看着你, 操心你的好命运呢。反该被笑的,不正是大祸临头但还笑得前仰后合的贾家人等吗? 反该被笑的,不正是所有世间未悟之人吗?

第二,宽恕和引渡

之前提到,西王母是凶神和吉神的综合体。西王母来到贾家,除了警示或是审判,还有施恩和引渡的用意。巧姐的结局就是如此。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回目上,就有脂砚斋批语“并非泛文,且伏‘二进’‘三进’及巧姐之归着。”那么,巧姐的结局如何呢?

在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时,巧姐和板儿之间互换了大圆柚子和佛手。“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玩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他才罢。那板儿因顽了半日佛手,此刻又两手抓着些果子吃,又忽见这柚子又香又圆,更觉好顽,且当球踢着玩去,也就不要佛手了。”

对于这段,脂砚斋给了批语:“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柚子即今香团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后通部脉络,隐隐约约,毫无一丝漏泄,岂独为刘姥姥之俚言博笑而有此一大回文字哉?”

关于巧姐的结局,包括刘心武先生在内的很多红学研究者认为,巧姐和板儿交换“大圆(谐音‘缘’)柚子”和“佛手”这个情节,预示巧姐将来“遇难呈祥”,与板儿有缘结合。

我也赞成这样的分析。不过这个分析只停留在表面,因为这只解释了大圆柚子的含义,没有解释佛手的深层次含义。曹公在这里为什么用佛手做媒介,又让板儿传递给巧姐呢?脂砚斋为什么说“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

明白了刘姥姥这个西王母身份,我们才能够理解曹公的真实意图。

佛手象征着慈悲、宽恕、指引迷津,这正是西王母施恩赐福的另一面。贾家的悲剧虽然已经无法挽回,但是其中人物所做的善事,上天也同样看在眼里。凤姐一辈子仗势欺人、巧取豪夺,做了很多缺德的事情。因此, 按照上天公正的审判,她当然不会有好结果——“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但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的时候,凤姐出于对贾母的孝心,又偶发善心,确实待刘姥姥不薄。孝顺持家和精明勤勉也确实是凤姐一贯的闪光点。因此,上天念凤姐也曾种过善果,便以慈悲心引渡其女巧姐。

因此,巧姐的结局从表面上看是刘姥姥家知恩图报,后来收留恩人家的巧姐,但在深层次上,是天界西王母看到贾家的原罪中仍存善因,才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对有缘人慈悲引渡。西王母为贾家指引迷津,才是板儿递给巧姐佛手的真实寓意,也才符合脂砚斋所说“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的真正含义。一个佛手、一个圆柚,合起来就是“佛缘”,也是指贾家与西王母之间的这段神仙缘。

正如巧姐的判词《留余庆》中所说:“劝人生,济困救贫……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前一句反映的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受到接济的表面意思,后一句反映的则是西王母下凡审判和引渡的深层次含义。

西王母和贾家之间的关系,在贾母的牙牌令中也有形象描述,当时刘姥姥也在场。“鸳鸯道:‘凑成便是个蓬头鬼,贾母道:‘这鬼抱住钟馗腿。’”作为贾家宗族的代表,贾母说的“蓬头鬼”,就是形容贾家败落后的狼狈样子,这里的“钟馗”则泛指神仙。钟馗本是捉鬼的,但“蓬头鬼”抱住了钟馗腿,就是暗示贾家在遇到刑杀之劫后得到一定宽恕。

试想刘姥姥三进大观园时,贾家应已是“树倒猢狲散”,“飞鸟各投林”。刘姥姥了结了贾家的善恶因果,收留巧姐,留下一颗希望的种子。刘(谐音“留”)姥姥这个姓氏,就是这个意思。

笔者有感曹公深意,特为刘姥姥题七绝一首:

七绝 西庄王母

警词幻曲隐天琼,抱朴含真显圣明。

凌弱济贫皆有数,玉山仙主自公平。

笔者又作一联曰:祸起福门福倚祸,缘结佛手佛有缘。

刘姥姥背后的西王母光环,您现在感觉到了吗?

(作者系新加坡SSL 投资公司总裁,毕业于清华大学,多次在《北京晚报》《北京诗苑》等发表作品)

您对《我为何判定刘姥姥是西王母—《红楼梦》中隐藏最深的秘密》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