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安全与健康》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永远的伤痛
永远的伤痛_杂志文章
永远的伤痛
发布时间:2017-10-20浏览次数:7返回列表

文/汤鹏飞

我的右手掌心,有一个直径1公分的圆形疤痕。一看到它,我的心就会颤抖。 几年前,我在厂里的装潢公司上班。我们购置了一把射钉枪。工人装入空包弹,再装一颗射钉,把枪往墙上一抵,扣动扳机,“嗵”地一声巨响,一颗钉子便被空包弹产生的火药燃气射入坚硬的[来自WwW.lw5u.com]墙里。这玩意儿太厉害了,听说曾有人将它改装成手枪行凶哩。 我经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拿它在墙上试了一枪,好大的后坐力!不过,感觉挺爽、挺神气。

有时干活的人手紧张,我很乐于临时当一会儿“枪手”。

夏天的午后,家住一楼的同事老杨装完空调,想把室外的管子用铁皮包上,说要借射钉枪一用。我把射钉枪给他并讲了操作要领。他走后我觉得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到了他家窗下,他还没开始干活。我说还是我来吧:“嗵,嗵,嗵”的几声枪响,铁皮被钉上了墙。准备收工了,我看到有一颗钉子只射入一半,想再补一枪,将它射进一些。干活嘛,就要做到完美。

装上[来自wwW.lw5u.com]弹,抵上枪,扣动扳机。枪没响,这是一颗哑弹,我们时常碰到这种情况。按照经验,我用通条通了一下,再试,还是不响。这家伙,跟我作对,我就不信搞不定你。一急之下,我把枪口朝上,枪屁股抵在地上,用力一通。“嗵”,枪晌了。

我懵了。过了好一阵儿,我才反应过来,我把它惹“走火”了。

我看见手背鼓了个大包,通条在手心悬吊着。一阵巨大的恐惧袭来—一“我的手残了?”我试着动了动指头,还好,都能动。同事老杨扶着我大喊:“赶紧,医院。”

手掌骨粉碎。几经医治,很幸运,它保留了绝大部分功能,但是干细活明显觉得缺了什么,而且关节变形,虎口肌肉萎缩,手的样子很难看。

一想起这事,我就后怕:假如不是手掌挡着通条,假如我低头看着它……

多少次,我抚摸掌心的疤痕,心中剜心地后悔。因为随时都要用手,所以它时刻都在提醒我:“违章”如饿狼,它时刻伴人左右,随时都会出口伤人,你稍不注意,它就有了可乘之机。

让我们对违章长怀畏惧之心。只有安全了,你才有资格谈幸福

(编辑/范朝文)

您对《永远的伤痛》一文的评论